協會秘書處通訊錄

綜合部:0314-2039516 業務部:0314-2039516 培訓部:0314-2108269 合同糾份投訴:0314-2108269

當前位置:首頁 〉保險知識 〉保險案例 〉閱讀內容

消除“鯨吞型”車險欺詐的策略文章作者:來源:中國銀行保險報網  發布時間:2019-11-25  瀏覽次數:175

  本文所稱車險系“鯨吞型”保險欺詐案件,是指在機動車輛保險領域,詐騙者以豪華二手車為對象、以賺取道具車投保價值與真實價值差額為盈利點,精心炮制“車毀、人不亡”的惡性車禍,一次性向保險公司提出巨額索賠的保險欺詐案件。其始作俑者多為自然人,熟悉保險理賠甚至有保險業內人士里應外合、相互勾結。分系分型研究此類欺詐案件,目的在于分析其具體特征,提高偵破、預防措施的針對性、有效性、前瞻性,促使保險公司提高行業經營能力,減少保險欺詐以及派生問題。

  特點:處心積慮、現場凄慘、一本萬利、程序復雜

  本文研究車險系“鯨吞型”保險欺詐行為,選擇了以下五個樣本案例。案例一廬山騙保案、案例二無錫車險騙保案、案例三鞍山騙保案分別為《中國保險報》刊登的《警保聯動偵破“豪車”騙保案件》(詳見2018年7月11日)、《檢察官400多天堅守逆襲騙保案》(詳見2018年11月2日)、《遼寧省2016年十大反保險欺詐典型案例》(詳見2017年9月7日);案例四為廈門騙保案,案情詳見2015年1月9日《海峽導報》刊登的《開車進水溝索賠敗訴—車主涉嫌騙保被偵查》一文;案例五為海南騙保案,案情詳見2019年9月《中國長安網》刊登的《25萬元二手寶馬上429萬保險,國內最大車保詐騙案告破》。上述素材案例是筆者精選于海量、同類案件,取樣具有一定代表性,可滿足研究需要。

  處心積慮。此類詐騙案件,詐騙者盈利點位在賺取標的車投保價值和實際價值之間的差額,處心積慮完成以下系列動作:首先,以超低價購買一輛二手豪華車作為詐騙道具和投保車輛,期待借道成功詐騙攫取最大利益。其次,找到一家保險公司愿意承保,且在計算投保車輛損失險時能夠高估投保價值,此舉為推進詐騙關鍵環節,反映出、考驗著承保保險公司核保能力。最后,選擇并實施偽造“人輕傷、車全損”的交通事故的具體方案。概括起來,在車險系四型詐騙案件中,“蠶食型”和“鯨吞型”詐騙者積極主動偽造車禍,前者偽造輕微車禍,后者偽造全損或者推定全損車禍;“頂包型”詐騙者在既有車禍基礎上減少帶來的經濟損失,“戶籍型”在既有車禍基礎上增加賠償。

  現場凄慘。因為“鯨吞型”欺詐與“蠶食型”欺詐贏利點迥異,故車禍現場呈現畫面慘烈程度天壤之別。前者現場慘烈,道具車或被嚴重焚燒,或嚴重撞壞,或者墜水,幸好的是駕駛員輕微傷;后者現場就是一起常見的車禍現場,駕駛員完全無傷。素材案例的作案手法,案例一和案例三是撞擊山體、公路護欄,案例二和案例四是駛入水庫(塘),案例五是行駛途中縱火燒車。總之,主打手段是撞樹、撞山、撞護欄,間或手段是落水,罕見手段是縱火焚燒。

  一本萬利。“鯨吞型”欺詐的贏利點在賺取標的車投保價值和真實價值之間差額,追求的是一本萬利的高額回報,案例三標的車真實價值為60萬元,投保價值180萬元,詐騙成功的簡單“盈利率”為200%;案例五標的車真實價值為25萬元,自燃險保險金額為188.47萬元(總保額為429.6956萬元),詐騙成功自燃險一項的簡單“盈利率”為1853.8%。正是巨大的利益誘惑,驅動詐騙者鋌而走險,踐踏法律。

  程序復雜。案例一和案例三是公安部門依據職責主動出擊;案例二,法院、公安、檢察機關等部門介入將民事保險合同糾紛案件轉為刑事案件;案例四是詐騙者將承保保險公司起訴,在審理過程中,法院引入專業技術人員對設計車輛落水過程速度進行檢測,發現涉嫌車險詐騙,主動將案件由民事案件轉為刑事案件;案例五,從發案到被執行逮捕歷時20個月,期間邀請原公安部消防局鑒定中心專家鑒定得出“不排除人為因素引燃起火的可能性”。按照現行法律規定,上述保險欺詐案件從偵破到判決執行,還將繼續無謂地耗費大量社會治理資源。

  對策:“防”字掛帥,突出“三抓”

  保險行業是專門經營風險的行業,核心能力和當家本領是對風險識別、定價、預防、管控和處置,經營的底線是不被惡意保險客戶進行欺詐,因為被欺詐不僅制約承保公司正常經營活動,徒增了公安、法院等社會治理資源的無謂消耗,更會損害了誠實保險消費者的合法權益。遏制車險系“鯨吞型”保險欺詐行為,要緊扣規范保險經營行為主線,要維護正常誠實保險消費者合法權益,要識別惡意保險消費者的詐騙動機,抓緊抓好抓實對續保車輛估值、問責失職人員、上浮惡意騙保者保費等工作。

  一是以完善系統為手段抓好估值工作。相對而言,車險系“鯨吞型”保險欺詐案件,是考驗保險公司自身經營能力的一塊“試金石”,是保險欺詐案件體系中最容易通過一家保險公司以己之力,可預防、可遏制、可杜絕的保險欺詐種類。從當前保險實務看,絕大多數保險公司承保對續保車輛通過系統自動進行估值,理論上未給詐騙者留下可乘之機。但是,有的保險公司制度設計允許人為調整續保車輛估值,埋下此類詐騙風險隱患。解鈴還需系鈴人。高檔二手車投保時的估值是引發“鯨吞型”保險欺詐案件的“潘多拉盒子”,是系列錯誤甚至違法罪惡之源,也為預防和遏制此類保險欺詐案件指明了方向。遏制車險系“鯨吞型”保險欺詐行為,根本舉措在于保險公司給續保車輛確定合理的價格,確保估值價和真實價一致性,通過嚴格服從系統管理,通過消弭車險標的車投保價值和真實價值之間的差額而斷絕惡意保險詐騙者攫取不義之財的妄想,徹底鏟除“鯨吞型”車險欺詐行為滋生的土壤。

  二是以強化問責為手段抓好整改工作。前事不忘后事之師。高估豪華二手車投保估值,對保險詐騙者和銷售者來說是利好、樂見之舉,可以大大提升前者潛在的詐騙收益空間,可以大大提高后者現實的代理車險傭金或者績效數額。所以,事先培訓、事后問責保險銷售者是遏制“鯨吞型”保險欺詐的首道防線。對于被公安、法院等司法機構定性為保險欺詐案件的銷售者,要對相關責任人悉數進行“一降雙追”問責。1.降職。保險公司對相關管理人員采取降職、降薪等問責措施。2.追薪。保險公司追回相應員工的車險績效,并作為確定聘用考評的因子。3.追傭。保險公司追回支付給涉事機構的車險傭金,并作為確定合作關系的因素。以問責為手段,督促涉事保險機構及其人員切實改善經營行為。

  三是上浮保費為手段抓好誠信教育。由國家級行業協會牽頭,通過制定制度和建立系統,對確認實施保險欺詐行為者實行上浮的差異化費率,引導保險消費者、銷售者遵守《保險法》等相關法律法規,依法依規運用保險手段管控自身生產生活中的各類可保風險。

               (作者單位:陜西銀保監局)

上一篇:無
下一篇:調解人傷,閃電賠付

網站首頁  |   關于協會  |   文件下載  |   聯系我們
青海快3走势图前天 内蒙古快三开奖直播现场 天津11选五走势分布图 手机麻将有什么小技 贵州奕乐捉鸡麻将 广西11选5中奖规则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走 股票靠什么涨跌 三分彩后三组六什么方法 手机版网上棋牌 湖北快三明天预测号码 3d图谜字谜 熊猫麻将群 福建36选7玩法 nba季前赛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 大唐游戏中心下载